香江紫荆影视传媒


城市的“脸谱”

2018-07-12 11:35:54    责任编辑:淑静    字体:

   “节物风光不相待,桑田碧海须臾改。”花开花谢,日月如梭,时光的手不经意地拂过城市每个日子的脸,城市就变幻出不同的“脸谱”。

  每日行走在城市的街头,遍寻不到当年的旧颜。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大多居民住在老旧城区内的四合院公租房内,四合院内七八家居民租住在各自不足二十平方米的屋内,每年雨季来临的夏天都需要补漏。我家就住在城墙前的一个四合院里,院内共八家住户,我家住正房,与我们同住在正房的还有一位年近八旬的老奶奶。正房三间房子两头住,中间的一间是两家共同的走道兼储物室还有厨房。由于我家兄弟姐妹多,那张大炕容纳我们七口人很拥挤,父亲只好在走道间的门后安放了一块宽大的门板,当作我和大姐的睡床兼书房,这块门板见证了我小学及初中的起居与学业。

  我入学的小学校原来是一所旧庙宇,脱落了漆皮的雕梁画柱已看不出它的本来面目,木柁和檩条外露在屋顶,课桌椅面如饱经风霜、写满褶皱的老人脸。夏日的学校遇到大暴雨,教室的地上就会摆放接雨水的脸盆,滴答滴答的雨点奏成一曲独特的打击乐;冬日肆虐的风卷进教室,裹挟着那火炉散发出的微弱的暖急速奔出室外。

  上初中的我每天去沙城中学上学,都要穿过一条菜园地的田埂。冬天的早上寒风呼啸,天还未亮,从四合院里出来,独自行走在这条没有任何光亮更没有路灯的田埂上,总会生出莫名其妙的害怕,常常连跑带颠地向学校奔去。晚上下了晚自习,十点的城市将要进入梦乡,我时常慌里慌张地向家的方向疾步前行,偶尔的犬吠声惊得自己生怕它会从哪个犄角旮旯跑出来,这时的我倒吸一口冷气,飞也似地跑了起来,直到看见巷子口那盏发出昏暗微光的路灯,才稍稍呼出一口气。紧接着就是那有着破旧木质门框的门道里,暗无人影,原本不足5米的门道显得很长很长,我常想象着生一双翅膀,可以掠过它直接飞到自家炕上。

  八十年代后,那片菜园早已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崭新的农贸市场,田埂换了新颜,变成了平坦的柏油马路。我们搬离了那座四合院,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新居。新居180平方米,有四间大正房,坐落在城市北侧那片原来的庄稼地里。少有人烟的庄稼地变成了居民区,一幢幢新房整齐排列在马路两侧,俨然等待首长检阅的一排排士兵。一所新建的实验小学矗立在笔直平坦的马路东侧,多媒体教室内崭新的课桌椅,配备各种体育器材的操场,干净卫生的供暖设备,朗朗的读书声回响在校园上空。每天早上我从家里出来,穿过有着明亮路灯的街道,哼着歌骑着父亲买给我的二六型飞鸽牌自行车,向沙城第二中学的高中班级而去。就这样,我顺利愉快地度过了高中时代。

  二十一世纪,城市的脚步向各个方位延伸而去,一座座高楼大厦平地而起,城市尽现欢颜。我家的四间大正房所在地已变成高层新民居楼,小区内马路平坦,绿化带遍布每幢楼前,各种健身器材安置在小区游乐园区,音乐喷泉乐声悠扬响彻云霄,水流喷洒在一个个戏耍在喷泉边的孩童的脸上、身上,闪烁在夜晚的霓虹灯与城市述说着悄悄话。小区广场内,广场舞、交谊舞、鬼步舞各自为阵;笛声、古筝声此起彼伏……

  “广厦千万间,楼宇展新姿,绿色春满园,老街弹新韵”。弹指一挥间,匆匆四十年。改革开放的春风吹绿了祖国的山川大地,也吹醒了城市的心田,让城市变幻出一张张不同的“脸谱”。我居住在这座城市,感受着它翻天覆地的变化,内心里满是喜悦!为我们祖国的日新月异而欢欣鼓舞!更为我们伟大的祖国更加繁荣昌盛而努力加油!

  (范荣鹏)

来源:香港卫视山西

编辑:

  • 资讯
  • 民生
  • 公益
  • 娱乐
  • 环保
  • 房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