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江紫荆影视传媒


嫁妆中的“吃饱饭”

2018-10-04 17:03:12    责任编辑:淑静    字体:

   柴东

  爸妈为我准备的陪嫁物品真可以用“颇丰”二字来形容。大到被褥,小到筷子、牙签,样样都有“囍”字的红色包装,样样都是双份。婚礼前半个月,这些陪嫁便早已堆满了我的整个房间,但爸妈却仍保持着每天出门的习惯,东逛逛,西瞧瞧,总要再带上两件“宝贝”回来,往我的嫁妆里添一些,再添一些。

  让你吃饱饭

  那天我回家有些晚,老妈已经先睡下了。但听到声音仍喊我过去,摸索着打开灯,满眼喜意地从床上下来,自衣柜深处捧出一个包袱,说她为了这个宝贝和我爸连着跑了好几天,找了许多家店都不满意,现在终于买到了,忍不住想给我提前看看。

  老妈边说边把它放在床上,逐层拆了起来。待到打开一层红包袱,一层红纱,一层纸盒,一层木盒后,宝贝终于露了出来:那是一对银碗,一只雕龙,一只雕凤,旁边还有两套筷子和勺子,也是银的。

  “花了不少钱呢!”老妈带着些心疼,又有些骄傲的口吻说道。

  爸妈平日里是很节俭的人,就连买菜的薄塑料袋也要一个个仔细收好,以备不时之需。我很难理解他们为什么会舍得买如此华而不实的东西。

  “我有陶瓷碗,银碗那么贵,我也舍不得用,要不然退了吧?”我思忖再三,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
  老妈推了我一把:“你这孩子,乱说什么呢!这是让你俩吃喝不愁。”

  “说真的呢,这么贵的东西,我还得找个地方把它供起来,还是退了吧……”

  “不退!”听出我不是在开玩笑,老妈有些不高兴了,“我当年陪嫁没有碗筷,结果让我苦了大半辈子。现在就算再贵,我也要让你吃饱饭!”

  妈妈的食盒

  在所有嫁妆里,唯一不是红色的物品便是那套不锈钢的圆柱形食盒了。起初,我只当它是一样普通的嫁妆,直到婚礼结束后回到家中,我才发现了它其中的玄机。

  食盒共有四层,第一层被划分为了四个圆,分别装有大米、麦子、红豆和黄豆,在四个圆的中心,黄澄澄的小米组成了接近菱形的图案,而食盒剩余的部分则由我最爱吃的绿豆填充着。

  第二层的食盒则被等分成了四个部分。右上角是大枣,右下角是花生,左下角是桂圆,左上角则自然是莲子了。见到第一二层的布置,我已经感到非常惊喜,却没想到最后两层更是甚之又甚。

  第三层是馄饨和面条,馄饨只有半个拇指大小,薄薄的皮把中间的馅料围成一个圆,看上去圆滚滚的,可爱极了。面条则位于馄饨之下,远看像是装馄饨的花篮一般。

  第四层则摆满了饺子,虽然同样只有半个拇指大,但各个儿都是肚子鼓、边缘窄,着实符合老妈平日里包饺子的风格。

  婆婆看到食盒的第一层后,连道谷物摆放得精致,在见到三四曾后,更是不住感慨:这么小的馄饨和饺子,必须花大工夫才能包得出来。最后在无意中,我忽然发现馄饨与饺子的个数刚好与我们二人的年龄相符,更是为这份心意而感到动容。

  我给老妈打电话,问她是怎么想到的准备这么多食物。老妈在电话那头颇为得意,还不无炫耀地强调:“那是含芯的红皮莲子!”“这个圆圆的包法儿叫做团圆馄饨……”

  银碗里的秘密

  电话最后,老妈叮嘱我别忘了打开银器看看。

  银器像我最初见到它们时一样,被里里外外地包了许多层。乍看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,但待到端起后,才发现盖子的下面还盛着满满的两碗甑糕。

  这是什么时候买的甑糕,又是怎么变进来的?

  甑糕一般只有早市有卖,细细回想,上午六点多钟时,老爸似乎确实出过一趟门,接近一个小时才回来。当时我在忙乱中倒也没太注意,现在看来,大概也只有那个时候了。

  我似乎能想象到老爸急匆匆地赶往早市,又急匆匆回来的样子,以及他手忙脚乱地将甑糕分装在两个银碗中,盖上盖子,一层层包装好的动作,直到终于将包袱放在一堆嫁妆之中,这才停下来长舒一口气的身影。人常说父爱无言,大概便是如此了。

  我从未挨过饿,因此老妈那天晚上说“吃饱饭”三个字时,我只当她是在开玩笑,顶多算得上是一个美好心愿,却未曾想到他们竟将这三个字贯彻得如此全面,甚至还赋予了其中如此深厚的祝福与心意。

  此刻,正当我坐在电脑前记录这些细节时,婚礼摄影师发来了照片,其中有一张是我坐在车内,爸妈在车外送别的场景。其实爸妈家距离新房只有十公里远,但他们却还是将我的手握得紧紧的,那时那刻,我分明看到了他们眼中闪动着的不舍与牵挂。

  或许爸妈正是如此,最喜欢做一些“锦上添花”的事情。正如明知我会常回家,却仍会不舍;明知我不会挨饿,却仍要想尽办法让我“吃饱饭”一样。

  我的父母只是寻常的父母,但他们却为我准备了最不寻常的嫁妆。银碗虽然贵重,但当中“吃饱饭”的心意却更是无价。

来源:香港卫视山西

编辑:

  • 资讯
  • 民生
  • 公益
  • 娱乐
  • 环保
  • 房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