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江紫荆影视传媒


无名店一开四十年“剃头昭”口碑传乡里

2018-07-12 15:35:48    责任编辑:淑静    字体:

  记者何道岚 通讯员穗文明、许树添

  在番禺区化龙镇潭山村,有一位闻名乡里的“剃头佬”许豪昭。他的理发店没有店名,不用电吹风,也没有发廊洗头、造型服务,却凭借一手剃头好手艺和10元理发的平民价格而备受街坊喜爱。在潭山村开店40多年,街坊们都亲切地喊他“剃头昭”。

  特别的店:没有店名却远近闻名

  “剃头昭”的理发店位于潭山村玄字西一街8号,看上去门面有点破旧,甚至连招牌都没有。进入店内,昭叔正在忙着给一位小朋友剃头,后面还有两三人排队。店内白灰墙皮大片脱落,露着墙砖,陈设更是简单——一把铬铁躺椅、两张被坐得发亮的花岗岩石凳,一块镶在墙上的玻璃镜和一个长条工作台。台上摆着手推、电推、剃刀、剪刀、海绵块、梳子等几样传统理发用具,没有电吹风,也没有洗头床。

  店面简单,可这家小店却名声在外。“不仅潭山村一带,东涌、市桥的街坊也会过来剪发。大家都称赞昭叔手艺好,而且在这里剪发可以找回童年记忆。”住在他附近的街坊评价说,昭叔的理发店虽然没有名字,但是“剃头昭”的招牌早就挂在老街坊心中了。

  潭山村把小孩出生后剃的“满月头”和“1岁头”看得非常重要,很多家长会带上小孩找昭叔剃头。小孩头皮嫩,如果弄破了会被家长骂,所以理发技术必须过硬,不能出一点差错。“我儿子和两个孙子都是昭叔帮忙剪的‘满月头’和‘一岁头’。因为他手势好,我非常放心!”潭山村街坊芬姐说。

  良心价格:街坊劝涨价才涨至10元

  昭叔的理发店内玻璃镜子上贴着一张红纸——“剪发十元”,这个价位极其亲民。更早的时候,昭叔剃一个头3元,慢慢升到4元、5元,后来是8元。前两年,很多街坊心疼昭叔,都劝他升价,但他依旧保持贴着“理发8元”的纸条,今年春节前夕才升至10元。

  价格亲民,服务却不打折扣。昭叔剪一次发至少需要15~20分钟。“首先要在客人脖子涂爽身粉,随后剪发、刮面、刮胡须。我一般不给人洗头,除非客人有要求。”昭叔说,每天约有8~10人前来剪发,他月入2500~3000元。他每天早上6时开店,遇到如饮喜酒或大节日等喜庆事,会提前收工和家人一起吃饭。

  靠着过硬手艺,昭叔的理发店已走过40多个春秋,也成了潭山街坊生活的一部分。今年80多岁的欢婆婆是昭叔的老客户,她说,自己年轻时的长辫子就是在昭叔的理发店里剪短的,此后,她就一直在昭叔店里剪头发直到现在。

  带孙子过来剪发的芳姨说:“在我们村,说起剪发,首先想到的就是‘剃头昭’,没有其他人。”一晃40多年过去了,可每次走进这家店,时光就好像停留在40年前,店里的老陈设和很多村民小时候的情景是一模一样的。“你看,那张麻石凳就是我小时排队时坐的,真是原汁原味。”

  早年学艺:

  子承父业学得好手艺

  刚给一位小朋友剪完发的昭叔,用小毛扫轻轻地扫掉孩子颈部残留的头发丝,用嘴大力吹了吹孩子身上的碎发,之后,用剃刀刮了刮孩子发脚位置上的头发胚,连最后这道小程序都做得一丝不苟。昭叔说:“如果叫我突然间放下这把剪刀,我实在不习惯。只要身体允许,我会一直做下去。”昭叔特别感谢街坊们照顾生意,“我的手艺也是在街坊的捧场中越来越精进。”

  20世纪60年代初,化龙镇很多村里都没有理发店,一个大队两三百户人家里只有一两个剃头佬。“那时,我父亲和伯父就带上手推剪,踩自行车走村串户上门为村民理发。”今年62岁的昭叔说,小时候跟随父亲和伯父到各条村里帮人剃头。印象中,父亲或伯父每剃一个头收1角。受父辈影响,当时小小年纪的许豪昭决心继承父亲的剃头手艺。

  学艺期间,他受过不少挫折,也被人骂过“半桶水”,也曾一度放下手推剪进工厂打工。然而,他最终还是重拾剃头推剪,更用心地钻研手艺,不但托人从外地买理发工艺的书籍开始刻苦练习,还去报名参加县公社组织的技能培训班。

  直到1973年,他才正式出师,在村里租下这家店面,服务街坊。一条白布围巾、一把手推剪让他尝到收获的“滋味”,既让村民满意,还养活了一家老小。正因如此,他决心要把这一行做到底。1982年,他咬咬牙用辛苦存下的3000元,买下了这间店面,这间理发店就一直开到了今天。

 

来源:广州日报

编辑:

  • 资讯
  • 民生
  • 公益
  • 娱乐
  • 环保
  • 房产